88必发在线娱乐,88必发在线客户端,88必发手机在线娱乐

网站首页 | 88必发手机在线娱乐 | 教案下载 | 优秀作文 | 诗词赏析 | 优美散文 | 88必发在线客户端 | 题库下载 | 故事大全 | 励志 | 爆笑笑话 | 字典 | 网站导航
88必发在线娱乐
  • 事迹材料
  • 思想汇报
  • 分析材料
  • 转正申请
  • 民主生活
  • 入党自传
  • 入党申请
  • 入团申请
  • 您的位置:88必发在线娱乐 > 范文 > 党建写作 > 事迹材料 > 周公的事迹 正文 2017-03-10

    周公的事迹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事迹 周公 嵇康事迹的读后感 管仲事迹读后感

    篇一:周公生平事迹

    周公生平事迹

    周公姓姬名旦,亦称叔旦,周文王姬昌第四子。因封地在周(今陕西岐山北),故称周公或周公旦。是西周初期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和思想家,被儒家尊为“元圣”,孔子一生最崇敬的古代圣人之一。关于周公出生的具体年份。由于殷周之际尚无确切的纪年,因此,我们难以搞清周公出生的具体年份。然而,由于周公事迹的确定性,我们还是可以大致推断周公出生的年代。根据武王克殷之后曾对周公说过"自发未生于今六十年"的话,可知克殷之时武王尚不到六十岁。作为武王之弟的周公,至少比武王年岁小。那么,周公的生年大约在克殷之前五十八年。由于学术界对周克殷的具体年份的介定尚有争议,因此我们对周公生年的研究,就只能得出这样一个较模糊的时间概念。纵观周公的一生,可以说他是周朝第一大功臣,他在政治、军事、文化、思想等方面均有建树,武王死后,其子成王年幼,由他摄政当国。武王死后又平定“三监”叛乱,大行封建,营建东都,制礼作乐,还政成王,在巩固和发展周王朝的统治上起了关键性的作用,对中国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    一、辅助武王

    在罚纣灭商过程中,他协助二哥武王姬发伐纣灭商,一举剪灭了残暴的殷商王朝。在这期间,他先后参加了开战二年前观兵于孟津的诸侯盟会。在周王朝一举剪灭殷商王朝的决定性战争——牧野之战中,周公为武王撰写了一篇慷慨激昂、振奋人心的誓词《牧誓》,这篇誓词极大地鼓舞了军心,对牧野之战的最终胜利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殷商王朝被灭掉后,周武王面临的第一大

    难题就是怎样处置商朝的遗留臣民,这些臣民对周王朝十分仇视,大有一触即发的可怕局面。当时姜太公认为必须斩草除根不留后患,而召公认为只杀掉不臣服的臣民就可以了,但周公洞察全局后,提出了给饭吃、有事干、团结争取、说服教育、武力监督的怀揉政策。结果顺利地解决了这一难题,使绝大部分殷商臣民归服了周王朝,稳定了周初的奴隶制政权。

    二、摄政成王

    灭掉商朝后,在建立周朝的第二年,武王便因病去逝了,武王的儿子姬诵继位,这便是周成王,因为成王当时年纪幼小,还不能执掌国家大事,周公从社稷安危方面着想,便代成王处理朝政,史称“周公摄政”。周公在摄政期间明德慎罚,勤慎国事,求贤若渴,有时候正在沐浴,突然有公务要办,他就赶快拧干头发去处理事务;有时候正在吃饭,有贤士来求见拜望,他就立即放下手中的碗筷吐出口中的食物去接见,这就是非常有名的周公“一沐三握发,一饭三吐哺”的历史典故。所以,三国的曹操在其招贤榜——《短歌行》一文中以“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”来作结尾,以表明他的勤政和对天下贤士的仰慕之心。周公在摄政期间,他的三哥管叔鲜和五弟蔡叔度,八弟霍叔处三人心术不正,想借周成王年幼之机,发动叛乱,以达到他的谋篡王位之心。因为此三人被周武王曾派到殷地去监视商王朝遗臣遗民,所以史称“三监”。他们三人勾结纣王的儿子武庚和徐戎、淮夷及长江流域熊盈族的几十个小国,发动了一场暴乱,史称“三监之乱”。眼看着刚刚建立的西周王朝即将面临灭亡之危机,周公大义凛然,以成王的名义调动大军。亲自前去平叛,经过三年的浴血奋战,终于平定了这次叛乱,诛杀了纣王的儿子武庚和他的三哥管叔鲜,流放了五弟

    蔡叔度和八弟霍叔处。

    三、营建洛邑

    周公东征胜利后,他感到,殷商的残留势力仍然对周的江山有着不可忽视的威胁,必须把这些“殷顽民”迁移到一定的地方看管起来,切断他们同外界的联系,于是,周公便在洛邑(即现在的河南洛阳),修筑了宫室和房屋,称之为“王城”,让周王朝贵族及官员住在那里管辖这些顽民,在距“王城”很远的地方修筑了一座城,起名“成周”,用来关押那些殷顽民,再在那里驻扎一支周人的部队,叫做“成周八师”,用来监视那些“殷顽民”。这样便彻底地解决了“殷顽民”叛乱的问题,从此东方广大领土便安定了下来。

    四、分封诸侯

    完成营建洛邑和迁殷顽民之后,周公又在武王分封诸侯的基础上进行了诸侯大分封,其目的是为了保卫周王室,让被封者代理天子去治理四方,形成了以周天子为中心势力,以姬姓诸侯为周边势力的血缘宗族关系网。

    五、归政成王

    完成了这些工作之后,随着周成王的年龄增长,周成王已能独立处理朝政,于是周公便把王位交还给了周成王。而且对成王毕恭毕敬,奏事时对答特别谨慎,显得十分敬畏,这样,使成王的威信在文武百官面前很快树立了起来,这样,在王权交接的过程中,始终使朝廷内外保持稳定的局势。

    六、制礼作乐

    周公还政于成王之后,天下已趋于太平,为了使西周的江山更加稳固,周

    公便考虑从政治、思想、文化、道德、礼仪诸方面制定一整套完整的典章制度,来维护周的统治。周公所制的礼仪,具体说来就是法制、法度,包括从中央到地方的一整套官制、宗法、等级方面的君臣、上下、父子、兄弟、宗疏、尊卑、贵贱等方面的礼仪和制度。“乐”就是音乐歌舞。正是这一整套周礼,他不但巩固了周的江山,而且影响了我国儒家思想长达三千多年之久,晚于周公之后五百年的孔子曾经说过“周鉴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,吾从周”,就是说,周的礼制借鉴了夏商两朝之后而制定出来的。所以我尊从周的礼制。因而,孔子的思想延续的是周公的思想体系,儒家尊孔子为至圣,而称周公为元圣,即第一圣人。

    篇二:周公的故事

    周公的故事

    作者:乔木芳辉

    西周的时候,有一位大政治家叫周公,他是周文王的儿子,周武王的弟弟。周公其实他不姓周,他姓姬,名旦。因为国君赐给他们的‘封地’在周,按规矩才改姓的周,所以,也称周公旦,又因为他死后的谥号为‘文’,历史上也有称他为周文公的。

    周公这个人可是非常了得,他不仅是位名副其实的大政治家,而且通晓军事,又多才多艺。他的一生经历了商末周初这样一个王朝更替的重大历史时(转 载 于:wWw.zAIdian.cOM 在 点 网:周公的事迹)期,并且对西周王朝的建立做出了卓越贡献。

    商朝末年出了个国王叫商纣王,这个人在历史上名气也很大,正史、野史都记载着他好多的故事。不过,他的名气大可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好事,他是个暴虐的国王,荒淫得很。他修建了一座叫做“酒池肉林”的娱乐场所,里面藏满了各种鸟兽、狗马等稀奇古怪之物。这位纣王和他的宠妃妲己,还有一些他的贵族幸臣们,整日地泡在里面,享受的那就是现如今所说的‘一条龙’的服务。钱不够了,东西缺了,找老百姓要,不给就抢。这杂种还有一大嗜好,就是残害忠良啊,三个辅政大臣都被他剁成了肉酱,就连时称大闲人的比干,他的亲叔叔规劝他、批评他,也被他给砍了,还挖出了比干的心,看看这个大闲人是不是真的‘心有七窍’。另一个叔叔箕子眼见形势不妙,满大街的装疯卖傻,还是躲不过去,到了还是被他关进了监狱。纣王这么干,明眼人都知道,注定是要天下大乱了。

    商王朝属下有个小诸侯国---周国,周公的老爸周文王当国王的时候,就曾几次兴兵,讨伐纣王。经过几番较量,虽然没有大获全胜,但还是取得了不小的成效。商朝的许多部落、方国都纷纷投奔了周文王,形成了‘三分天下有其二’的局面,当然,这其中也不乏有周公的功劳。

    文王死后,周公的哥哥姬发继了王位,史称周武王,这个时侯周公大显身手的机会可就来了。他先是协助周武王在孟津召开诸侯大会,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,制造声势,向商王朝示威。同时还不断地派间谍入商刺探情报,并开展强有力的政治攻势,赢得了大批的商王朝的贵族、大臣叛商奔周。到了周武王九年,时机成熟了,周公便辅佐武王决定在牧野与商朝决战,并撰写了讨伐檄文《牧誓》,声讨了纣王的暴虐无道,鼓励将士用命,奋勇杀敌。大战中,周公手持大斧,他的弟弟召公手持小斧,保护着武王,率军冲杀。纣王好不容易强行聚集来的七十万奴隶,到了两军阵前,却纷纷倒戈,反倒引领周军杀向了纣王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‘前徒倒戈’的故事。商纣王见大势已去,便跑回到自己的娱乐所---鹿台,放把火,亲自把自己火化了。

    商王朝灭亡了,周军开进殷都。为安抚民心,周公便辅佐周武王采取一系列政策。那个时侯,朝野上下对祭祀是特别重视的,等同于现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宗教信仰,所以,周公便带人宰杀牲口,举行隆重的祭祀大典,向天帝及殷民宣告纣的罪状,得到了殷民的认可。他又从监狱里放出箕子,给予优待。同时,还册封了纣的儿子武庚禄父为殷侯,留在殷都。但这武庚毕竟是纣的儿子,周公当然也要有所防范,所以便把自己的三个兄弟管叔、蔡叔和霍叔派去监视他,这就是历史所说的‘三监’的由来。

    周公立了大功,当然也得到了相应的封赏,武王把少昊的旧址曲阜一带分封给了他,称为鲁公。但周公并没有亲自去他的封地享受那份荣华富贵,而是留下来继续佐助武王巩固、理顺刚刚建立起来的西周政权。

    周公辅佐武王可以说是到了舍身舍己,肝脑涂地的程度。就在武王灭了殷商的第二年,天下还不安定,好多事情还没个头绪,可是有一天武王突然病了,而且病得很重,武王在这个当口上病重,群臣自然有点儿乱了方寸,深怕一旦武王一口气上不来,呜呼哀哉,这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还不改了姓?于是,姜太公和召公二人便恭恭敬敬地占卜,预测吉凶。周公觉得这样根本不行,便做出了一个群臣谁也想不到的决定,他设置了三个祭坛,面朝北站在上面,捧着玉璧、玉圭,以自己的生命作抵押,向太王、王季、文王祷告,并命史官宣读他已撰写好的册文,册文的大意是:你们的长孙武王姬发,如今辛劳成疾了。倘若你们三位神王在天上生了病,要人去扶持,那么我姬旦愿意代替武王姬发担当这个责任。我姬旦这个人特有心计,又多才多艺,最擅于侍奉鬼神了。而你们的武王姬发却没我这个本事啊,他已经在天帝的宫廷里接受了使命,广有四方,因而能够安定你们在天下各地的子孙,四面八方的百姓也无不敬畏他。只要不让他失落了天降的大命,你们先王的神灵也就永远有了依托、有了归宿了。如今我从大龟上接受命令,如果你们答应了我的请求,我就将玉璧玉圭献给你们,如果你们不答应,那我就将这两件宝贝收藏起来,不给你们了。别说,周公这一通连哄带劝加吓唬,天宫里的三位神王,还真就把武王的命给放过了,也可以说是给保住了。周公呢,则把册文藏进了用金属封缄的柜子里了,并下令任何人不准说出去,更不能让武王知道。

    周武王虽然躲过了这一劫,但终究是沉疴难愈,转年,还是驾鹤西游了,姬诵继了位,称周成王,有的史书上说姬诵继位时年少,才十二岁,《史记》里说他尚在襁褓之中,反正年岁不大。周公害怕天下的人听到武王去世的消息后反叛,便挺身而出,代替成王开始行驶起统治权。这在官场上无疑是引火烧身哪。果不其然,纣的儿子武庚本来就心怀不轨,一见机会来了,便千方百计地在管叔、蔡叔的面前说周公的坏话,大造周公要篡夺帝位的舆论,这两兄弟耳根软,还真就相信了。他们本来是监视武庚的,现在倒好,居然结成了统一战线了,一起把矛头对准了周公。朝中呢,姜太公和召公对周公也是心存疑虑。眼见着一场大的政治危机就要到来了。

    周公花了很大的气力做通了姜太公和召公的思想工作,消除了他们的疑忌,安定了朝廷内部。但此时武庚也联合好了东南地区忠于商王朝的残余势力,煽动好了管叔、蔡叔,起兵反周了。周公沉着应对,以成王的名义,发《大诰》,举兵东征,诛杀了管叔、武庚,放逐了蔡叔,花了两年的时间大功告成,各路诸侯也都陆续开始来朝拜周王了。但是,周公可没有完全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。他觉得如果不采取彻底解决的办法,那些商朝的残余势力随时都有可能聚集起来,犯上作乱。所以,他就把东征时俘虏的那些‘殷顽民’全部西迁,在今天的河南洛阳建了一座城池,取名‘成周’,又叫东都。将首都镐京称为‘宗周’。同时又在‘成周’西面三十里处修了一座城,叫王城,用于管辖成周,他派了八个师的兵力驻守成周,并昭告那些‘殷顽民’必须安心谋生,否则,统统杀死。这样的方法,当然也就巩固了西周政权。

    制服了那些殷顽民,周公并未就此罢手,他吸取了商朝小邦林立的教训,也是为了加强对广大被征服区域的控制,进一步扩大分封制,利用这些诸侯控制着当地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,强有力的维护了西周王朝的统治,历史上也承认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进步。

    到了周成王时,周朝先后分封的诸侯已达七十余个。周公明白,要想治理好这个国家,必须控制好各路诸侯,他便着手制定‘礼乐’。也就是史书上说的‘周公制礼作乐’。先说‘制礼’,周公首先把周王确立为‘天子’,是天下的共主,是‘大宗’,各路诸侯均为‘小宗’,这也就是我国法制史上讲的最早的‘宗法制’。周王是天子,是共主,诸侯就是臣属,这就有了君臣、上下之分。诸侯内部也是如此,也有君臣、上下的规矩。诸侯和诸侯之间呢,按爵位,也有高低的名分。诸侯之下,还有卿、大夫、士的等级。这样,整个国家,由宗法制和等级制结合起来,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、严格的君臣、上下、父子、兄弟、亲疏、尊卑、贵贱等礼仪制度。这套礼仪制度,后来得到了孔老夫子的继承和发展,成了孔子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,以致孔子周游列国,颠沛流离时还念念不忘‘克己复礼’,可见影响之深啊。那么,什么是‘制乐’呢,商周两朝,最大的事儿,就是祭祀和打仗。所以,祭祀要有乐有舞,出征打仗也要有乐有舞,以显隆重。乃至于会盟、饮宴、婚丧嫁娶都要有仪式,要有乐有舞。难怪连周公自己都大肆宣扬他如何如何的多才多艺,还真不是吹着玩儿的,看看这‘礼乐’制定的有多够仔细啊,还不得不给予首肯呢。

    周公的治国才能不光是体现在制定规章典籍上,他还有一大风范,那就是招贤纳士。周公求贤若渴到什么程度呢?举个例子吧,一次,周公送他的儿子伯禽代他去鲁国赴任,临行时,周公告诫说:我呢是文王的儿子,是武王的弟弟,又是成王的叔叔,地位高吧,但我有时由于忙着去接待贤士,正洗着头呢,都要三次把头发捧起来,正吃着饭呢,都要停下,有时,一顿饭要吃吃停停,就这样还害怕失去天下的贤才呢,你到了鲁国万不可傲慢哪。周公求贤的故事,虽然记载的零零散散,但却为后世所敬仰,三国时,赤壁大战的前夜,明月皎洁,曹操在大江之上置酒设乐,欢宴诸将。酒至酣处,曹操取槊立于船头,慷慨咏唱《短歌行》。歌中曹操为表白自己能容纳贤才,使天下归心统一的襟怀,唱出了“周公吐辅,天下归心”的千古名句。读过三国的人都知道,这位曹丞相轻易可不会真心夸奖谁的,唯有周公能让曹公在大半夜里心驰神往,歌之舞之,咏之唱之,周公之贤,足见一斑了吧。

    成王长大了,周公便主动把国政还给了他,自己呢,还是恭恭敬敬的做他的臣子。但又有点儿不放心,怕成王年轻气盛,当不好家,于是就撰写了《多士》和《毋逸》两篇文章,告诫成王要注意修德,谨言慎行,千万不要骄奢忘本。

    周公死后,成王给他的礼遇很高,把他藏在了周文王旁边,表明没有按臣子之道对待他。

    篇三:《金縢》与“金縢”故事

    《金縢》与“金縢”故事

    作者:曹娜 《光明日报》( 2016年02月15日 16版)

    《尚书·金縢》记载了周武王克商后生病,周公以璧、圭祷告于先王,愿以身代武王,并将祷辞置于金縢之匮,而后武王病愈。及至武王去世,成王听信谗言怀疑周公之忠荩,天变示灾,成王开启金縢见到周公祷书,方悔悟改过。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》(壹)中的《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》篇,整理者指出,其与《尚书·金縢》“大致相合”,“当系《金縢》篇的战国写本”。清华简《金縢》证实了战国中晚期已有成篇的“金縢”故事。然简本《金縢》在内容、文字上与今传本大有不同。这不仅体现在部分措辞和时间记载上的差别,也表现为其整体叙述结构的迥异。通过比较二者的结构特征,我们得以窥见它们不同的文本性质。

    《尚书·金縢》叙述的核心是周公代祷一事,特别体现在对周公祷辞的详细记录上。相对于祷辞的详尽,武王死后诸事——周公居东和天变示灾后成王悔悟的记载就十分简洁乃至语焉不详了,如“秋,大熟”“逆”“出郊”等词由于缺少必要的限制,致使自汉以来各家对天变发生的时间、“出郊”的内涵理解纷歧。前辈学者的研究已指出,《金縢》周公代祷部分是重点,翔实而可信;至于武王死后诸事当为后人附会(赵光贤《说〈尚书·金縢〉篇》,《古史考辨》,北京师范大学1987年版,第56~68页)。推测其意,当是为了交待因何周公纳于金縢之匮的祷辞重新为周人所知晓。由此大略可以总结《尚书·金縢》的叙述主线是:武王生病,周公作祷辞——周公将祷辞置于金縢之匮——成王打开金縢看到祷辞。与《尚书·金縢》相比,清华简《金縢》对于武王死后诸事叙述十分清楚。简本《金縢》时间表述明确:“是岁也,秋大熟”,天变的时间是发生在“祸人斯得”、周公赠予王诗当年。“王乃出逆公至郊”则表明成王“出郊”是到郊外亲自迎接之前被疑而尚未返朝的周公。

    简本《金縢》只有篇题“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”尚保留了周公代祷一事在整个金縢故事中核心地位的影子。而其整体的叙述则侧重于成王与周公的关系。学者指出其有“一个鲜明的主线”,即“成王对周公的态度变化”:“未逆公—亲逆公—出逆公”三个阶段(王坤鹏《简本〈金縢〉学术价值新论》,《古代文明》2012年第4期)。简本整篇叙述紧凑,线索明确,展现了成王由怀疑周公到悔悟改过的整个过程。

    简本《金縢》淡化史料价值较高的周公代祷部分,转而关注故事性更强的成王与周公关系,整体叙事结构发生了转变。这表明简本的性质已然与重视祷辞的《尚书·金縢》有了较大的差异。简本的篇题“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”之“志”,是认识简本性质的关键所在。

    李学勤先生指出,“志”应该是“对前人言论、事迹的记述”。《国语·楚语》申叔时提到“故志”可为楚太子教材:“教之故志,使知废兴者而戒惧焉。”“故志”,韦昭注“谓所记前世成败之书”。作为教材,“故志”的作用是“使知废兴者而戒惧焉”,重视政治上的借鉴意义。《尚书·金縢》在这点上显然有所欠缺,若直接将早期档案文献中强调的周公敬事鬼神,愿以身代死一事,作为春秋中后期贵族的范例,不再契合现实政治,对贵族的教育意义甚微。与其强调敬事鬼神,不如侧重其中的君臣关系,清华简《金縢》运用而生。清华简《金縢》将周公代祷这一史实部分概括减削,更为细致地描述成王与周公之间的故事。笔削加工的结果,一方面体现在其整体的故事框架更为完整,这既包括主线的完整——从成王疑周公未能迎接周公,到成王悔悟改过迎接周公。同时也反映在一些细节的叙述上。如上下文的呼应,增加“就后”等过渡词,使得故事更为紧凑、连贯。经过这样的剪裁,加强了简本《金縢》故事的完整性,增强了其可信性。

    另一方面,通过剪裁,构建出一种理想君臣关系。简本《金縢》在教育功用上,最为强调的莫过于君臣关系和谐:既包括为君者知过即改,也包括为臣者对君上的恭顺,这种君明臣敬的关系可以感天动地,实现“秋则大获”粮食大丰收这一当时重要的为政追求。

    简本经过各个层面上的笔削、加工,使得整个“金縢”故事愈加完整,在现实中作为贵族教育之范例也愈为可信,也更符合“志”“使知废兴者而戒惧焉”的借鉴功用。

    清华简《金縢》是流传于楚地的贵族教材之“志”。然而这并非当时流传于各诸侯国间唯一的金縢故事版本,《史记·鲁周公世家》就记载了多个版本的“金縢”故事。

    首先,《鲁周公世家》记载了本于《尚书·金縢》的金縢故事,并进一步补充了《尚书·金縢》中语焉不详的内容,将“周公居东二年”叙述为周公东征,将成王出郊一事解读为成王郊祭上天。这些与清华简《金縢》记载截然不同。显然,司马迁所依据的金縢故事,是不同于简本的另一金縢故事版本。

    更值得注意的是,《鲁周公世家》也记载了周公替成王祷疾一事,其故事结构与《金縢》记载的周公代武王祷非常相似。二者都是时王有病,周公祷神愿以自己代替时王。之后周公被陷害,被迫出外。及至成王看到祷书,打消了疑心,悔悟改过。由于代祷对象的不同,周公地位不同,导致故事叙述有所差异。然二者都有成王见祷书而泣这一极具故事性的细节。二者所强调的细节和叙述结构的一致,使我们联想到谯周此事是《金縢》“失其本末”之谓。尤为值得注意的是,《史记》所记周公代成王祷事,与《金縢》代武王祷内容上有所重合。对于这一点,清人崔适曾论及,称之为“语相复杂”(崔适《史记探源》,中华书局1986年版,第196页)。陈剑先生也指出周公代成王祷事与《尚书·金縢》周公代武王祷记述上有“杂糅、牵合”,举《易林》“戴璧秉珪,请命于河,周公作誓,冲人瘳愈”为例(陈剑《清华简〈金縢〉研读三题》,《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》〔第四辑〕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)。

    不独如此,周公替成王代祷一事中周公奔楚也与“金縢”故事有所重合。古文学家中有将周公奔楚直接作为《尚书·金縢》“居东二年”的解释。周公奔楚这一事件的结局是成王“反周公”。司马迁在记载天变时虽然采纳葬疑说,但是在周公替成王祷告一事,采纳了亲迎的说法,同于清华简《金縢》的记载。

    综上,《鲁周公世家》周公代成王祷一事,当是“金縢”故事在流传过程中的进一步演义而形成,非真实的史事。故而虽叙述详略有别,然其结构同于周公代武王祷事,内容上也与之多有重合,是杂糅了不同版本“金縢”的说法的产物。

    金縢故事的复杂性,或与金縢的改编过程有关。司马迁编撰《史记》时,社会上尚流传着不同版本的金縢故事,这些故事互相杂糅,形成了周公替成王祷疾的新“金縢”故事。司马迁在撰述《鲁周公世家》时“厥协六经异传,整齐百家杂语”,在《尚书》所载金縢故事基础上参以其他版本,整合出一个不同于清华简本所载的“金縢”故事。同时也收录了周公替成王祷疾的另一个“金縢”版本故事,融合演绎当时不同的流传,进一步丰富了“金縢”故事。

    (曹娜,女,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2013级博士生,本文出自其博士论文《清华简与〈尚书〉研究》。)

    周公的事迹》由www.zaidian.com(88必发在线娱乐)整理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、原出处所有。
    Copyright © 2016 88必发在线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.